欢迎访问博猫游戏史料馆!

贾祖璋

温州大学报

网络

2017.02.08


青年时期的贾祖璋

贾祖璋(1901-1988),浙江海宁人,著名博猫游戏作家、编辑。1945年在泰顺莒江的省立温州师范学校任教。

少有大志

贾祖璋出生在浙江省海宁县黄湾镇的一个杏苑之家,父亲贾韵仙是镇上闻名的中医,母亲贾唐氏吃斋信佛,他们在当地有极好的人缘。

黄湾位于杭嘉湖平原东南,那金黄的稻田,浓绿的桑园,青翠的竹林,清澈的湖水,还有那大自然的花鸟虫鱼,家养的禽畜猫狗,给小祖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贾祖璋的童年,有很大一部分时间是在外婆家度过的。外婆家在钱塘江边的一个叫小山圩的小村子里,那里有雄伟险峻的大小尖山,有汹涌澎湃的钱塘江潮。农舍四周是水田和桑园,春天的时候,油菜花盛开,一片金黄。蚕豆花开着紫色带黑点的花儿,像一只只蝴蝶蹁跹飞舞;夏天里,蝉儿在桑树枝头“知了知了”地鸣叫,还有那红色的蓝色的蜻蜓,阵雨前在低空飞舞,小祖璋和伙伴们用竹篾扎成一个圆圈,绑在竹竿上,粘上蛛丝,用来捕鸣蝉粘蜻蜓;最有趣的是冬天,在大雪天里,大人们在天井里扫开一片积雪,拿来一张蚕匾或米箩,下面撒上一把谷子,用一根小木棒支住蚕匾、米箩,木棒下端系一根绳子,引到屋内,拉绳的人躲在暗处。冰天雪地里,到处是白皑皑的一片,小鸟们无处觅食,饥寒交迫。可它们的警惕性很高,先是在蚕匾范围之外的雪地里叽叽喳喳地说话,似在研讨这是不是一个圈套,但最终还是抵抗不了美食的引诱,跳到了蚕匾下没命地吃起稻谷来。屋里人见小鸟进了圈套,便拉动了绳子,抢食的小鸟被罩在了蚕匾下。

童年时光在孩子的记忆里象个万花筒,有好多美好难忘的回忆,萤火虫、蚕宝宝这些小生命留给贾祖璋的印象十分深刻。二十多年以后,贾祖漳写的科学小品《萤火虫》、《蚕宝宝》中的许多景物,就是他儿时的亲身经 历和感受。

贾祖璋8岁上私塾,读了《三字经》、《千家诗》、《孝经》、《论语》。10岁升入黄湾初等小学二年级,12岁到袁化镇上高等小学。1915年,15岁的贾祖璋考入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当时的一师校长经亨颐是同盟会会员,曾留学日本,他提倡“人格教育”,鼓励学生“发展个性”。学校还有一批学术功底深厚的教师,贾祖璋的国文教师是夏丏尊、陈子韶,音美教师是李叔同,后来他还跟从陈望道补习日文,贾祖璋回忆说:“1919年望道先生从日本回国,受聘为浙江省第一师范学校国文教师,虽然没有直接教博猫1分彩软件下载这一班,但课余博猫1分彩软件下载少数同学请他辅导日文。望道先生既授日文,也谈时事和新文化运动。他的语调急促,热情洋溢,博猫1分彩软件下载受益匪浅。”(林国清《花红岁岁贾祖璋》)

贾祖璋在清朝度过了少年时代,目睹并体验了老百姓的种种苦难,深感民智未开、国家落后,皆因政治腐败、科学不昌明所致。1919年五四运动后,各种思潮鱼龙混杂,青年们要求冲破思想牢笼,追求理想的生活。受日本武者小路实笃(鲁迅曾翻译他的《一个青年的梦》一书)的影响,贾祖璋和同学在一师组织成立了“工读劳动团”,试图通过社会实践,摆脱守旧僵化,找到一条拯救国家和解放自身的道路。当年的贾祖璋与许多年轻人一样,在人生的道路上苦苦地摸索寻找,他立志要做一个有益于社会的人,不能庸庸碌碌虚度一生。他在《言志》一文中这样写道:“我不欲生无益于世,死无闻于后地浑浑然虚此一生的心理,16岁时就抱定了。有这个心鞭策我,迫我总要择一种性近的学问来研究它。我是很爱自然的,很喜欢动植物的,何不将这个性去发展呢?于是就择定生物学为我终身研究的学问。”(贾柏松《贾祖璋传略》)

厚积薄发

贾祖璋早在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毕业后就开始发表文章,他的第一篇作品是1920年发表在上海《时事新报》“学灯”专栏上的《植物分类系统沿革》,这是一篇编译作品。他真正开始博猫游戏创作,则是在1924年考进商务印书馆之后。

贾祖璋师范学校毕业后,先后在浙江余姚县城私立徐氏小学、海宁长安高级小学、袁化高级小学教过国文、自然等课程。1923年年关将近,他兴奋地看到商务印书馆标本部的招工广告,毅然前往上海报名应考。

1924年春,贾祖璋考进上海商务印书馆。他在标本仪器制作所工作5年,由于勤奋好学,工作认真负责,受到称赞,尤其是他在编辑写作方面的才干,受到编译所领导的注意和器重。1929年11月,他被调到编译所博物生理部当编辑,从此开始了他一生中长达60多年的编辑写作生涯。

当时的商务印书馆编译所汇集了一大批具有各方面专业知识的名流、学者,沈雁冰、胡愈之、郑振铎、周建人、叶圣陶、陈望道等人都先后在编译所任职。贾祖璋进所后,与周建人同一个办公室,周建人十分关心这位年轻的“浙江老乡”,贾祖璋也一直把周建人看作师长和前辈,以至于两人建立了逾半个世纪的忘年之交。

贾祖璋在商务印书馆标本仪器制作所工作时,倾心于剥制各种动物标本,特别是鸟类的标本,这极大地丰富了他的知识,使他成为十分有实践经验的鸟类专家。工作之余,他自学日文、英文、德文,以读日文生物学方面的书为多,并且通过实地观察、研究和收集中国古代的鸟类文献,开始写作有关鸟类的文章。

贾老在《我写科学小品的经过》中说:“有一天,读到密勒氏的《鸟类初步》和《鸟类入门》二书,觉得像他那样用浅明的文字并采用文学的材料来写初步的科学书,一定可以引起初学者的研究兴趣,对于推进科学,当有助力。于是就把这两本书译了出来,并且增加一大部分中国材料(当然也删去一些不适合国情的内容),编成《鸟类研究》和《普通鸟类》二书。这是我想用比较有趣味的文字来写科学书的第一回尝试。”

贾祖璋博猫游戏创作的第二次创新是写作《鸟与文学》。对于第二次创新,贾老自己是这样描述的:“后来,关于各种鸟类的文献搜集得比较丰富了,就想把有关的材料分别组合,写成几篇文章。这样,第一次就以杜鹃为题材来做习作。杜鹃在文学上有‘不如归去’、‘啼血深怨’等情趣,在科学上有奇异的育雏习性和对于农林的特殊关系,把这些项目交织起来,那篇文章尚能蕴含相当意义和趣味。自从《杜鹃》这篇习作发表以后,又继续写成《黄鸟》、《鸳鸯》、《雁》、《燕》等10余篇;后来把它们集合起来,成为《鸟与文学》一书,在开明书店出版。”“这个时候(1930年),在我国还没有‘科学小品’这个名称,贾祖璋创作的这类博猫游戏作品被称为‘趣味科学’。”(吴世灯《贾祖璋博猫游戏创作的五次创新》)


贾祖璋部分著作

历尽时艰

1932年“一·二八”事变,商务印书馆遭战火焚毁,贾祖璋回故乡避乱,沪战平息后,经同学傅彬然介绍,到开明书店当编辑。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贾祖璋先回故乡黄湾,后携家小避难萧山戴村,其间曾赴邻县海盐编辑《海北日报》。1939年,贾祖璋应邀去桂林两江师范接替同学丰子恺任教国文课,并协助编辑《中学生(战时半月刊)》。1940年,贾祖璋利用暑假回海宁接妻小,途经浙南,遇上战事,交通受阻,耽搁在旅途,应温州中学校长朱一青聘请,到该校任教。温州中学先迁青田水南村,继迁文成南田村,回温州市区后,因时局再度紧张,又迁泰顺江口村。此时,省立温州师范学校也迁到泰顺莒江,贾祖璋同时在两校兼课。1945年6月,贾祖璋应开明书店的邀请,前去福建崇安(今武夷山市)赤石开明书店东南办事处负责书刊编辑工作。11月,他随书店迁回上海。

从1941年春到1945年夏,贾祖璋在温州中学和温州师范学校执教的5年间,正是抗战最为艰苦的阶段。外敌侵略,民族危亡,政治腐败,物价飞涨,骨肉分离,咫尺天涯,种种因素象一张巨网,令贾祖璋几于窒息。爱妻卧病在家,他却经济拮据,连旅费都难以筹措。为发展计,应去大后方桂林,重返开明书店;为守护家小,应回老家海宁。去桂林,回老家,还是继续偏处浙南一隅,以待时局变化?何去何从?是去是留?他进退维谷,行止难决。“假如回家去,怎么过日子?在此有书可教、可编,到桂林似乎更有发展,只有回家去是无办法。但是忍令家人望眼欲穿,究非做人之道。左思右想,如何决定方好?”(《贾祖璋传略》1943年3月7日日记)

这五年中,贾祖璋失去了妻子、大哥、弟媳、侄女四位亲人。1945年11月,他回到上海后,把两个幼儿接到了身边,住在书店集体宿舍不到十平方米的小阁楼里。安排两个孩子上学后,贾祖璋既当爹又当娘,每天下班回来还得忙三口人的吃穿琐事。

住在宿舍楼上的叶圣陶一家,对贾祖璋的生活状况十分关心。后来,叶夫人给他介绍了一个三十二、三岁的大姑娘金幼霞,她没读过书,却一定要嫁个读书人,因而把婚事给耽搁了。双方见面后,都没有表示异议。这样,隔了九年后,贾祖璋得以重新过上完整的家庭生活。

新中国成立后,1950年,贾祖璋随开明书店举家迁居北京。1952年,书店与团中央青年出版社合并,改称中国青年出版社,贾祖璋历任编辑室主任和副总编辑。1958年,贾祖璋调科学普及出版社任副总编辑。

贾祖璋的续弦妻子金幼霞陪伴他度过了24载恩爱、平静的生活,令人遗憾的是未能白头偕老,她于“文革”中因病去世。料理完老伴的丧事后,年过七旬的贾老默诵着古人贺方回“同来何事不同归”的词句黯然南下福建,与下放在闽南平和县农村的长子贾柏松住在一起。

“文革”后,贾祖璋任福建省科协顾问、福建省出版工作者协会顾问、中国博猫游戏创作协会副理事长、福建省博猫游戏创作协会理事长、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参议委员会常委等职。

贾祖璋从1936年开始从事期刊编辑工作,其中著名的期刊有《中学生》、《进步青年》、《旅行家》、《农村青年》、《知识就是力量》、《科学大众》、《学科学》等,这也是他对博猫游戏事业的重要贡献。贾祖璋的主要著作有《鸟类研究》、《鸟与文学》、《生物素描》、《碧血丹心》、《生命的韧性》、《生物学碎锦》、《花与文学》、《贾祖璋博猫游戏创作选集》、《贾祖璋博猫游戏文选》等科学小品集和博猫游戏读物26种,还编著过《开明新编高中生物学》、《高中生物学纲要》等中小学教材。

生花妙笔

贾祖璋科学小品的艺术魅力就在于,既以绚烂多彩的自然界的生物为描写对象,细致入微地描绘了花鸟虫鱼瑰丽多彩的生态习性和生活史,以及生物世界种种珍闻趣事,又把丰富的科学知识、历史知识和文学知识融为一体,在介绍科学知识的同时,做到情与景、抒情与形象、诗情与画意的有机结合,绘出一幅幅有声的画,咏出一首首无韵的诗,唱出一曲曲动人的歌。

引经据典、大量引用古诗文是贾祖璋科学小品最显著的创作风格。他的许多科学小品不仅讲科学知识,而且讲科学故事和引用与之相关的诗词文赋。特别是后者,以娓娓动人的形象描述帮助读者感知和理解科学道理,立体式地增加了博猫游戏作品的丰厚感,既通俗易懂而又不失科学的严谨性和文学的趣味性 。

贾祖璋的许多科学小品如果抽去文中的古诗词,那么,原本充满诗情画意的文章就会立刻变得枯燥乏味。古诗文精美的语句犹如一颗颗光彩夺目的宝石,镶嵌在他的作品中,不仅增添了作品的雅致,引发了读者的阅读兴趣,同时也让人体悟到:许多现今有成就有影响的大手笔,原来是得益于古诗词艺术营养的滋补。

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贾祖璋的科学小品文辞优美,有着很高的文学价值。在《水仙》里作者这样开头:“水仙,有青翠光润的叶片,亭亭玉立的花梗,错落有致的花序,冰清玉洁的花瓣,鹅黄粉晕的花心,芬芳清幽的馨香,姿容色泽都令人可爱”。这优美的文字既是文学语言,又是科学描述,使得“凌波仙子”——水仙的形象跃然纸上。在《鸟与文学》中作者写鹤:“鹤之形态,清癯秀逸;鹤之色泽,雪白玉润;鹤之飞翔,翩翩云汉;鹤之栖息,徜徉林泽;鹤之饮食,节省淡泊;鹤之性情,柔静幽娴。颇似一个潇洒风尘,放浪形骸的人,所以俗名称它为仙鹤。”读这样的文字,令人有清风拂面、清新怡人的愉悦之感,犹如进入了花的世界、鸟的王国。

贾老的作品有《吴刚捧出桂花酒》、《南州六月荔枝丹》、《一树独先天下春》、《翠叶冰花淡不妆》、《石榴半吐红巾蹙》、《紫花齐鸣迎朝爽》、《布谷声声催春种》、《五月枇杷正满林》、《白丝翎羽丹砂顶》等,这些诗意盎然的标题,激发了读者的阅读兴趣,引人入胜。

在特殊的年代,贾祖璋的作品没有停留在介绍生物世界的自然属性上,而是在向读者普及科学知识的同时,借物抒怀,揭露罪恶,鞭挞黑暗和丑恶。

1937年上海沦陷,贾祖璋流离到桂林当中学教员,还兼任《中学生》杂志编辑,他以笔当枪,发表《多难兴邦》、《生与死》、《碧血丹心》等文章,用滴血文字,激励同胞抗战到底。

他在《碧血丹心》中写道:“血,血,血,不再会有懦夫见了它而发抖,而恐惧。心,心,心,千万个人一条心,非把敌人赶出国土,决不甘休。”文章的开头,引用史可法、文天祥等人脍炙人口的名句:“义士三千同日死,满城碧血在杨州”、“一腔热血劝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赤心许国自平时,见敌捐躯更不疑”、“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文章最后他大声疾呼:人心不死,热血未冷,不论强敌如何凶暴,终有把它驱逐出境的一天。唯有碧血丹心,能够写下无数保卫国土完整、维护民族独立的光荣伟大的历史。

粉碎“四人帮”后,他在《盆花成树耀眼红》中,引用邓拓《燕山夜话》对北方盆栽一品红的一段生动而含深意的描写后,发出如此感慨和议论:在‘万花凋零’时,一品红能够独放异彩,直到‘春回大地’,才与‘群芳’揖别。而邓拓同志,却在十年浩劫初期,遽尔与万花一齐凋零,竟不及见百花再次齐放的光明灿烂的春天。哲人其萎,怅惘何似!”尤如匕首、投枪射向“四人帮”。

由于对美学理想的坚持和各种文学手法的综合运用,使贾祖璋的作品不仅构思精美,而且文采斐然、摇曳多姿,并兼有杂文的犀利、论文的深刻、散文的情致、随笔的轻松、诗歌的醇郁。他的作品雄辩地证明:世界上没有枯燥的科学,只有枯燥的叙述。从一个具体质点上左顾右盼、旁征博引、描写抒情、联想想像、对比照应、议论说明,给人以动态联系的概念,让人领略大自然蒙太奇的奇景和音韵,这是科学小品区别于其它博猫游戏文体的特色。


贾祖璋部分著作

传世名篇

“文化大革命”期间,贾老被迫离开工作、生活了20年的首都北京,投奔下放在闽南平和县坂仔劳动的大儿子家中,一家人挤在大队部戏台边的一间简陋的瓦房里。

坂仔是我国著名文学家林语堂的故乡,林语堂在一篇散文里写道:“我的家是在崇山峻岭之中,四周都是高山……仰望高山,看山顶云彩的变幻。”

贾老虽身处逆境,但决不浪费时光,虚度年华。为发挥生命的价值,他只身在野外的稻田、菜园、荔枝林、龙眼林里观察植物生长和昆虫活动以及鸟类的繁衍情况,同时,他还大量阅读当时所能找到的科学与农技书籍。从1970年到1976年的6 年时间里,共写了50本读书笔记。当地乡民说:“那位老先生(贾老)太怪了,墟上热闹的地方不去看,老往山坡上走,往田里走,看看庄稼、看看花草树木什么的。”“他对虫、鸟、鱼、虾、蝶、蚁感兴趣,见到人微微笑,但不说话(语言不通)。”

贾老不信邪,他不相信倒行逆施的“四人帮”能够一手遮天,长期作乱,而坚信寒冬过后是春天。正是这6 年的积累,才有科学春天到来后他的传世名篇问世。

1979年7月11日,发表在《光明时报》创办的“科学”副刊上的贾老的《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这一科学性艺术性俱佳的科学小品,引起了博猫游戏创作界的极大反响,它借物抒情,表达了一位热爱祖国、热爱生活的老知识分子历经浩劫之后对未来的美好憧憬。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是科学小品的经典之作,后来获得全国优秀博猫游戏作品最高奖,真是众望所归、当之无愧。它和《南州六月荔枝丹》、《兰和兰花》、《蝉》、《荧》、《萤火虫》等,分别选入了中学及大中专学校语文教材或阅读作品,深受师生欢迎。

年逾八旬的贾老看稿写字已很吃力,眼睛和鼻子都要碰到桌面了,但他还执着地坚持工作。1988年7月3日,他走了,走得很平静,也许连他自已也没有想到这样匆匆走完了人生。家人在清理他的遗物时,发现有一本64开的小本子,封面上写着“文债”二字,本子里列着一长串拟写的文章题目:《城市的绿化》、《种草与种树》、《行道树》、《流泪的古榕》、《内河水何时能清澈》、《花儿为什么这样香》……

(转载自《温州大学报》2014年3月15日第134期(总第392期)第四版)


博猫游戏史料馆属于中国博猫游戏研究所博猫游戏文献编辑室的一部分,主要负责博猫游戏史料的收集、整理和展示工作。

本馆位于中国科协综合业务楼内,面积30平米,拥有恒温、恒湿、防火、防磁保存条件。目前收藏有博猫游戏书刊、名家手稿、音视频资料一批。

博猫游戏史料馆微信